《你是灿烂烟火》小说在线阅读全文

2019-10-08 13:05:09 莱州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新书《你是灿烂烟火》已上线。

  在【三姐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20,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欧瓷打电话给叶蓝汐的时候,叶蓝汐正和一帮狐朋狗友在酒吧玩色子。

  “蓝汐,我要和穆司南离婚。”

  “怎么了?他不相信你的解释?”

  欧瓷微微挑了眉梢,眼角带着嘲讽:“我没说。”

  叶蓝汐不解:“为什么啊?”

  “我看到他和柳青的现场版春宫图了。”

  “靠!”叶蓝汐丢掉手里的色蛊:“你在哪儿呢?我过来接你。”

  欧瓷抬头看过去,对面就是西城的地标建筑,巍峨的高楼几乎耸入云霄,在夕阳的余晖下更显大气磅礴。

  她顿了顿:“凌氏大厦!”

  ……

  一小时后,天上人间酒吧。

  欧瓷酒量差,坐在卡座上才喝一杯已经是醉眼迷离。

  而周围那群没心没肺的女人依旧兴致高涨。

  女人们都是西城的富二代或者富三代,性格直爽,作风豪放。

  叶蓝汐拉了拉她的胳膊:“哎,小瓷,别顾着喝闷酒,和大家一起来玩玩嘛。”

  “对啊,今晚咱们不醉不归,来玩个刺激的。”

  欧瓷愣愣地打了个酒嗝。

  所谓刺激就是输掉的那人必须向酒吧里的异性借一样东西。

  往常都是借打火机,或者香烟什么的。

  今晚,众人像是豁出去了。

  借皮带。

  男人也是随机的。

  游戏开始,从酒吧门口走进来的第一个人就是目标。

  这风险太大了,欧瓷摆摆手:“你们玩吧,我有些累。”

  谁都知道,在酒吧这种场合男人的皮带就代表了色情。

  她的心情不好,真不想玩。

  叶蓝汐将一杯啤酒狠狠地杵到欧瓷面前,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小瓷,你就在穆司南那颗歪脖子树上吊死吧。”

  “嗯哼,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小瓷,是女人就上,等挑一个好男人,气不死他。”

  “不就是一个穆司南吗?西城钻石男神掰上脚趾头都数不完,不差他一个。”

  “噢,说到男神,我还是最爱我家的凌祎城。”

  “切!臭不要脸,什么你家的?人家能看得上你?”

  “……”

  女人们嘻嘻哈哈打闹着。

  欧瓷醉酒,又被她们好一番怂恿,答应玩纯粹就存了赌气的成分。

  结果,刚开局玩色子她就输得一塌糊涂。

  比谁的点数小,她竟然糟心地摇了个六点。

  是谁说情场失意赌场就得意来着?

  看她不去刨了他家的祖坟。

  一群人也开始围着欧瓷起哄:“小瓷,皮带,小瓷,皮带……”

  欧瓷豪迈地挥手:“哎,算了算了,愿赌服输。”

  她从位置上摇摇晃晃站起来往门口走去:“你们这群小妖精,不就是皮带么,我这就去抽一根回来。”

  众人更是兴致高涨,无数双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酒吧门口,心里纷纷猜测,第一个进来的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呢?

  对于这种随机的概率,百分之九十九都会是那种肥肠脑圆的家伙。

  片刻之后,那扇门在一阵欢呼雀跃中开启了。

  定睛一看,是两位身姿妖娆的女人。

  女人自然是不算的。

  再等。

  门又开了。

  此时,两名保安匆匆迎上前点头哈腰地招呼着。

  而在保安们的面前已多了一位穿藏青色正装的男人。

  欧瓷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男人无疑是优雅清贵的,站在吵杂纷乱的人群里就像一颗挺拔的松,没有半点嚣张和傲慢,却是在俊逸的容颜下会让人感觉到他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森严和清冷。

  欧瓷微微皱眉,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子禁欲气息,并不是一位好糊弄的主。

  借皮带,估计有点难。

  想到之前的豪言壮语,她深呼吸之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这位先生,你好。”

  男人的目光堪堪地落在她的脸上,那双湛黑的眸子透着一股咄咄逼人的审度感。

  欧瓷心跳加速,她尽量镇定心绪让自己保持微笑:“请问,我能借你的皮带用用吗?”

  男人面色沉冽,薄唇紧抿,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气氛有些尴尬。

  欧瓷更是窘迫,她抬手习惯性地抓了抓头发,随着她指尖起伏的动作脖颈上被穆司南掐过的痕迹也暴露出来。

  暗褐的颜色,衬着她莹白的肌肤很是触目惊心。

  随即,男人的视线像是若有似无地掠过她的脖颈,眸色暗沉而又凌厉,似乎还带了一丝隐隐的怒意。

  他的目光太渗人,欧瓷根本招架不住,刚准备放弃时男人却开口了。

  “想借我的皮带,你能拿出什么诚意?”

  他的声音磁性浑厚,矜贵中又透着疏离。

  欧瓷有些错愕。

  借一根皮带而已,还能拿出什么诚意?

  给钱?

  或者献身?

  还没来得及反应,男人已经握住了她的右手。

  与他冷漠的外表不同的是,他的掌心是滚烫的。

  欧瓷觉得他炙热的温度迅速融进了自己的血液里,心脏某处也激起一圈一圈滚烫的涟漪。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欧瓷的手指在他的掌心动了动,想要抽回来。

  男人却抓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皮带上。

  卡扣是凉的,沁人心脾,欧瓷的心也紧跟着迅速冷静下来。

  抬头看着他异常英挺的五官,这是一个俊美无俦的男人。

  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男人。

  欧瓷心跳一滞,用力挣脱他的束缚转身就走。

  她认输。

  这个游戏真没法再玩了。

  奇怪的是之前卡座上那群还在叫嚣的女人们不知何时已消失得毫无影踪,一张偌大的圆桌就剩下东倒西歪的酒瓶和色蛊。

  都去哪儿了呢?

  欧瓷环视一周,一个熟悉的人影也没有。

  她疑惑地站在转角处给叶蓝汐打电话。

  “喂,蓝汐,你们人呢?”

  叶蓝汐在那边小声地问道:“小瓷,你借到皮带了吗?”

  “没有。”

  “那他生气了吗?”

  欧瓷想到男人深寒的眸色,有些犹豫:“应该,没有生气吧。”

  “噢!”叶蓝汐长呼一口气,声调也跟着抬高了不少:“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到底怎么了?”

  叶蓝汐解释:“小瓷,他就是西城霸主,凌氏财团最年轻的总裁凌祎城。你刚回国不认识他也是理所应当,传闻他性子冷漠,行事狠冽,你觉得他是我们能招惹的人吗?”

  欧瓷出国多年,对凌祎城并没有任何的印象。

  她揉了揉眉心:“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不敢过来啊!”

  欧瓷:“……”

  有这样坑人的闺蜜么?

  ……

  欧瓷从转角出来路过大厅时,凌祎城已经坐在高台的卡座上了。

  酒吧经理正站在他面前点头哈腰,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

  她眸色复杂地看过去。

  凌祎城恰好偏过头来与她视线相撞。

  穿过重重叠叠的人群,欧瓷能感觉到他像是黑暗中的猎豹,那双眼睛蛰伏着嗜血的光芒。

  这个男人太可怕。

  她几乎是逃也似地离开了酒吧。

  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欧瓷躺在床上不经意间就回忆起凌祎城的眼神。

郑州中医癫痫专家

  她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睡,刚起身准备点一支烟,屋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难道是叶蓝汐来了?

  欧瓷吸拉着拖鞋去开门,却见着穆司南浑身酒气地斜靠在门口。

  他穿着笔挺的正装,脖颈上那条深灰色的窄边领带却是极不协调地松松垮垮垂挂着,一头黑色的短发显得格外的凌乱。

  欧瓷紧拧着眉头:“你怎么来了?”

  穆司南没说话,径自推开她便往里走。

  欧瓷很不悦,不止是因为他无礼的态度,更是想到白日里在婚房发生的那一幕。

  于是出声提醒:“穆司南,这是我的家,不是凤凰湖小区。”

  穆司南的脚步顿了顿,转身,眸色闪着寒芒地看着她:郑州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你是我老婆,我难道不能来?还是这屋里藏了野男人,怕我杀了他你会心疼?嗯?”

  这个男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欧瓷揉着太阳穴转身往厨房走去。

  她口渴,想喝水。

  身后,手腕却突然被穆司南抓住。

  男人的力度太大,欧瓷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碎掉了。

  “你干什么?放开我。”

  欧瓷想甩,手腕在穆司南的掌心却纹丝不动。

  穆司南就那样拖拽着将她丢到卧室的大床上。

  “告诉我,那男人是谁?”

  他的语调像是带了些漫不经心。

  欧瓷的手腕有陈旧伤,此时疼痛钻心,她沉默地揉着。

  穆司南没等到答案,又缓缓俯身:“欧瓷,你拿我当冤大头,很好玩是不是?”

  欧瓷的动作一滞:“我没有。”

  穆司南冷嗤,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用狡辩,说说吧,那些年你在国外都是怎么浪荡的?”

  欧瓷厌恶被他碰触,冷冷地偏过头。

  正是她这个动作将穆司南彻底地激怒了。

  男人的眸色里戾气翻涌,浑身被一层寒霜笼罩,像一头暴怒的猛兽。

  “你这是在嫌弃我?欧瓷,你TM有什么资格嫌弃我?”

  穆司南扯了脖颈上的领带便将她的双手一圈一圈地捆绑起来。

  饶是欧瓷平日里再镇定,也因为他此时粗鲁而暴戾的行为吓到了。

  在她的印象里穆司南虽然有些痞气,但两人相处时他待她还算温柔。 可现在,男人完全变了样儿。

  欧瓷不停地挣扎着,手腕被勒出了一道道红印:“穆司南,你疯了吗?”

  穆司南冷冽的笑,眼角眉梢冰冻三尺。

  “疯了?对啊,我就是疯了。”

  他说着,脱下西装外套砸在地板上,修长的手指缓缓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欧瓷胆战心惊地看着他露出健硕的胸肌,再看到他敞开的衬衫下双手迅速解开皮带的卡扣。

  那一刻,她想也没想便抬了脚踹过去。

  穆司南只是一个敏捷的闪身,毫不费力地就躲过了。

  他再次站定,微眯着猩红的眸,看向欧瓷的目光危险而残暴:“亲爱的老婆,你踹我干嘛?今晚还不愿意?”

  欧瓷的双手被捆,想躲避,根本不可能。

  此时她穿着一套宽松的长袖家居服,米白色,圆领。

  穆司南的指腹便顺着她的衣领慢慢摸向她的锁骨,再往下……

  那里有她隐藏的小秘密。

  他那双脏手根本没资格去碰到它。

  于是,欧瓷奋力的偏过头在穆司南的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

  穆司南忍不住拧眉。

  他再看向她时,是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啪!”

  响亮的巴掌声落在欧瓷的脸颊上。

  男人的力度很重,欧瓷的嘴里顿时冒出一股咸腥味。

  她微微一愣之后才抬起手臂胡乱擦了擦唇角。

  穆司南此时衣衫半敞,西裤因为开了皮带扣在腰间显得有些松松垮垮,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狂野的情谷欠。

  为之很不协调的是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小瓷,我……”

  他动了动喉结。

  欧瓷漠然地看着他,然后用牙齿咬住手腕上捆绑的领带狠狠地扯。

  “哐!”

  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那是她戴在指间的戒指被扯掉了。

  当初欧瓷就觉得戒指的尺寸有些大,但想着退换太过于麻烦,于是就勉勉强强戴上了。

  果然,不管是戒指还是男人都不能随便将就。

  穆司南已经彻底从醉酒状态下清醒了,他晦涩莫辩地看了欧瓷一眼,俯身将戒指捡起来。

  “小瓷!”

  他将戒指递过去。

  欧瓷看也没看,脱口而出:“滚!”

  穆司南并没走,就那样满脸阴郁地站在原地,垂落的指尖始终捏着那枚婚戒。

  欧瓷终于解开了捆在手腕上的领带。

  他不走,北京市治疗儿童癫痫最好的医院她走。

  屋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初夏,微凉,雨点噼里啪啦砸在她的身上。

  她穿的睡衣很快就湿透了,寒意浸入骨髓忍不住瑟瑟发抖。

  幸好,发疼的脸颊被雨水一淋,倒是舒适了不少。

  只是有家不能回,她想着今晚就到叶蓝汐那里凑合着过一宿算了。

  雨势越渐强劲西安哪里治羊羔疯效果比较好,小区外根本没有出租车经过。

  欧瓷准备回车库开自己的车,却又听到穆司南的声音隐隐从雨幕中传来。

  他应该是来找她了。

  经历之前的事情,欧瓷对他有着说不出的厌恶。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私家车打着远光灯开过来。

  情急之下欧瓷心一横,张开双臂站在了马路上。

  “吱!”

  那辆车几乎是贴着她的膝盖才停下来。

  欧瓷并没有受伤,依旧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跌倒在地。

  她是扶着车身才勉强站到副驾驶的位置旁敲门:“先生,请帮帮我……”

  隔着车窗,她只能依稀地看到驾驶室里坐的应该是一位男士。

  车厢里光线昏暗,好像并没有任何的动静。

  欧瓷又放低了姿态:“先生,我的丈夫遭遇了车祸,我必须尽快赶到医院去,求你,帮帮我……”

  车门终于开了。

  欧瓷刚慌乱地坐进去,就看到马路对面穆司南朝着这边追过来。

  “嘭!”

  她赶紧将车门关上。

  “先生,先……”

  欧瓷本来是打算催促他尽快开车,结果偏过头就迎上一道清寒的目光。

  凌祎城?

  一天之内两次碰到这个男人,欧瓷也是懵了。

  凌祎城照旧穿着笔挺的商务正装,矜贵的气质如影随形。

  只是他薄唇紧抿,清隽的侧颜掩映在黑暗之中,愈发衬得他整个人寡淡冷峻。

  他微眯着眸看了欧瓷一眼便将视线移到车窗外。

  欧瓷的心脏再一次紧绷,此时穆司南的身影也穿过了人行道,离她也就几步之遥。

  如果自己再被他拖下车带走,那样的场面欧瓷不敢想。

  小女人,能屈能伸。

  欧瓷不动声色地朝着自己的大腿狠捏一把,霎时,她就变得眼泪汪汪:“凌先生你好,我叫张哓哓,之前在酒吧冒昧打扰很是抱歉,您大人有大量自然不会与我计较的哈。当然,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也定当……”

  “你叫张晓晓?”

  凌祎城打断了她的话。

  声音不疾不徐,却偏偏寒凉似水。

  在【三姐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20,即可阅读全书章节。